环球华网

“大内总管”梁金生:我在故宫管文物

  • 来源:环球华网
  • 作者:佚名
  • 编辑:狸布衣
  • 时间:2017-12-22 09:20:10

简介:梁金生对故宫里的文物,有种难以割舍的情感。钻进去,就像跟不同时期的历史对话。 大内总管梁金生:我在故宫管文物 梁金生69岁,穿黑色改良中山装外套,戴一副方正的银边眼镜,鬓角的白发微卷,又从镜腿儿下钻出来。 他每天骑自行车上班,两点一线,38年里搬了2次家,换了5辆自行车。 不喜欢跟人挤公交,一堵车他就急。都是退了休的人,梁金生有一种妻子苏剑始终理解不了的急迫感,他恨不得每天一出门,就能立马坐在故宫那间办公室里。 他的生活轨道在文物和历史里穿梭。如果不是最近火爆的电视节目,几乎......


“大内总管”梁金生:我在故宫管文物

梁金生对故宫里的文物,有种难以割舍的情感。钻进去,就像跟不同时期的历史对话。

    大内总管梁金生:我在故宫管文物

    梁金生69岁,穿黑色改良中山装外套,戴一副方正的银边眼镜,鬓角的白发微卷,又从镜腿儿下钻出来。

    他每天骑自行车上班,两点一线,38年里搬了2次家,换了5辆自行车。

    不喜欢跟人挤公交,一堵车他就急。都是退了休的人,梁金生有一种妻子苏剑始终理解不了的急迫感,他恨不得每天一出门,就能立马坐在故宫那间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他的生活轨道在文物和历史里穿梭。如果不是最近火爆的电视节目,几乎和喧嚣的现代生活没有交集。

    我们一家五代人都在故宫工作,要论工作时长,除了皇帝,没有比我们更久的了。10月,在浙江卫视一档节目里,他一句话逗乐了台下的观众。到了岁末12月,综艺节目《国家宝藏》播出,年轻人看了他家的故事,在微博上刷屏:看哭了!

    退休前,梁金生是故宫博物院文物管理处主任。他主持完成了故宫历史上最彻底的一次文物清理,180多万件文物,精确到个位。故宫人叫他大内总管。

    38年翻旧账

    从故宫东华门往里走,穿过三座门,就到了紫禁城原来的会典馆,这就是梁金生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综艺节目的播出吸引了记者和老友的拜访。梁老,您今天的点击量挺高啊!东华门的保安见记者来访,在电话里逗乐儿,平时,没什么人,这两天来的可不少。

    梁金生的工作并不像电视上展现得那么波澜起伏。更多时候,他拿着一柄碗口大的放大镜,趴在办公桌上翻旧账。

    梁金生最宝贝的东西是几本民国时期的油印目录,因为常翻,书页油黄、破损,露出白色的装订线。陪伴他的还有一件旧物——一只生锈的蓝条铁皮暖水瓶。

    梁老,这几件东西是什么时候的事儿?一位同事拿着账本跑来咨询。这应该是建南京长江大桥时候挖到的。他摘下老花镜,凑上前看了一眼,又把眼镜戴上,语气肯定。

    梁金生在故宫38年,主要干一件事,管账。

    从办公室出门往西走,不远处就是文渊阁。梁金生的爷爷梁廷炜当年在文渊阁保管《四库全书》。再往前推,他的曾祖父和高祖父都是清宫如意馆的画师。

    他父亲梁匡忠,则在17岁时就进入故宫,干了一辈子文物保管,2002年退休。

    1931年,九一八事变后,梁廷炜和梁匡忠参与护送故宫文物南迁躲避战乱。1949年,梁廷炜又运送部分文物去了台湾,梁匡忠留在南京。原以为跟以往每次迁移一样,不想,家人分隔两岸。

    紫禁城运出的13491箱文物一分为三——南京、北京、台湾,三个地方的箱子数加起来,最后对不上。梁金生说,由于历史原因,很多东西无从查找。

    点查和征集文物,像等待家人团聚一样,成了父亲梁匡忠和梁金生最重要的工作。

    清宫里的遗存按不同时期被编上了不同的编号。梁金生需要一件件核查,还要把不同编号的文物进行考证、理顺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延伸阅读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筑造故宫学学科体系

王国维1925年著文指出:古来新学问起,大都由于新发现。上世纪初的新发现,主要有甲骨文、敦煌文献、西北简牍和内阁大库之明清档案。故宫博物院的学术研究可以追溯至明清档案的再发现,这使得故宫学在时间节点上有了更为清晰的起始。郑欣淼的《故宫学概论》(以下简称《概论》,紫禁城出版社)是一部为故宫学提供理论依据、勾勒学术框架的重要著作,是故宫学由新创学科走向常规学科的标识。作者明确倡导“故宫在中国,故宫学在世界”的理念,从而为故宫博物院的保护和发展事业提供理论指导。2002年,郑欣淼就任故宫博物院院长,随后综合故宫...... 【点击阅读更多】


余光中:当我死时,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

余光中:当我死时,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

核心内容:“小时候,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,我在这头,母亲在那头;长大后,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,我在这头,新娘在那头;后来啊,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,我在外头,母亲在里头;而现在,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,我在这头,大陆在那头。” 小时候,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,我在这头,母亲在那头;长大后,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,我在这头,新娘在那头;后来啊,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,我在外头,母亲在里头;而现在,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,我在这头,大陆在那头。1972年,44岁的余光中写下l《乡愁》,这是大陆读者对他最熟悉的作品。...... 【点击阅读更多】


乾隆皇帝为何喜欢在文物上处处留痕?

乾隆皇帝为何喜欢在文物上处处留痕?

在台北故宫博物院,嘉宾在观看乾隆皇帝的文物收藏与包装艺术特展(12月7日摄)。 观赏清宫的收藏,很容易在文物作品上找到乾隆皇帝品评鉴赏的痕迹。后世人对此颇有争议。他之所以这样做,是想留下一个属于他个人的品牌标识。台北故宫博物院器物处处长余佩瑾说。 作为品牌的故事——乾隆皇帝的文物收藏与包装艺术特展策展人,余佩瑾着重从文物收藏与包装艺术两者间的关系,来解释清朝乾隆皇帝赏鉴、把玩文物的特点,并将其与现代人的品牌、文创理念相结合,来重新挖掘文物赏鉴的现代意义。 无论是把...... 【点击阅读更多】


视频:“大内总管”梁金生:我在故宫管文物



上一篇:康熙的几何课本亮相内蒙古 曾入选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


下一篇: 宋方金:2017年,中国影视依然在事故现场

您可能感兴趣的话题